旅美散文(六)赌场之外的拉斯韦加斯

一组六篇旅美散文。作者怀着闲散的心情,以直白的笔触,浓缩的篇幅,描述盐湖城、黄石公园、尼亚加拉瀑布、旧金山、拉斯维加斯,几处天下闻名耳熟能详的景点,也包括宾夕法尼亚州卡斯特郡,少有国外游客光临的,一个迷漫执着离奇气息的神秘社区。这些文字,大多摄取的是零落的情景碎片,采取平直的视角,以勾勒各各不同的特质,在细节深处认识美国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情怀交织的独特魅力。

 

下榻世界第一赌城,最关心,除了无处不在的赌具,还能有什么呢。

先被建筑艺术吸引。搬运世界名作以壮我色,莫非始于此地?埃菲尔铁塔,自由女神像,威尼斯水街,各得其所,不在于仿真程度之高低,在于比例之于视觉的舒适度。拉市之后,靠按比例缩小名作的建筑师云涌,能超得过师父的,鲜有。一处赌机林立的大厅,有一根纯金制作的K线,极有创意,感叹赌浪层层包围之间,居然有纯粹艺术的立足之地。

 

一家宾馆,大家热衷于说它超大,如若入住,天天换新,可住20年不重复。这个没兴趣,这辈子怕是一天也不会去住。我关心它的过道,顶部有悬挂的蝴蝶和花卉,五彩缤纷不够形容,欣赏它强烈的装饰美,跟普天下的顶级大堂有得一拼。看到一面水幕墙体,灯光的配置,近乎完美。我们五角场下沉式广场,开初也依样画葫芦弄过的,恐怕已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独独属于这座城市的创意,不在少数,比如市中心,连通各大酒店的流畅走廊,规划自如,行走方便,堪为拉市一大特色。再被绘画雕塑打动。美国雕塑家理查德.麦克唐纳,艺界对他的评价是“之前25年的探索可圈可点,之后的创作更值得期待”。他把自己纯正的写实雕塑,擅长的体育运动作品,以独立艺术馆的形式,开到赌客中间,不知道,能觅知音几何。

有这样的画家,也有这样的求画者。赌桌旁,马路边,我耐下心,看一对中年夫妇,坐在一位画家面前,比我更耐心地,微笑相依,被描摹,被创作,交钱,开开心心远去。看画家这么纯熟,勾线,上色,一张铅画纸,在他手上,不可思议地转来转来,一会儿上鼻梁,一会儿添头发,直接水墨,落笔无悔。与赌无渉,画家和模特儿,偏偏是在拉市成功牵手。

就像旧金山,每个十字街头都有星巴克一样,在拉斯维加斯,每座宾馆、每道通廊几乎都设着赌场,几乎无处躲避。有趣的是,艺术也一样,杂耍,喷绘,舞蹈,歌唱,特别是摆弄肢体的行为艺术,作秀搞笑,也是无处不在。旧街新城,如果说有些出格镜头,无非也就是摆怪异扑司,让人拍个照之类。从行为艺术角度看,赌徒眼里的筹码,也是他搞艺术的导具。

 

初到拉市的游客,大多会被安排看一场演出,口口相传的广告是“上空秀”。两个多钟头,二十多个节目,从头至尾,环环相扣,是一场高水平的歌舞节目,像《雨中伞》、《坦泰尼克号》,立意之正,跟我们主旋律有得一拼。至少普通游客能感受的,拉斯维加斯已经变异到看不懂。

拉市,成活于沙漠的人间奇胎。山姆大叔搞恶劣地区,人居环境“开发试点”,有点匪夷所思。整个北美地广人稀,拥有的地盘,人均比例,再过一百年,也到不了我们的水平。吸引人气,单靠赌博一张黄牌不够,拉动房地产业,才是大头。这座年轻的城市,气温高,不宜居,只能是,压低房价,低到普通百姓愿意购买为止。听说,洛杉矶只够买一套房的钱,拉斯维加斯能买到几套。

比起别的城市,外观看,长年炎热的拉市,搞绿化最难。景观设计师的基本设计思路是,非到万不得于,少栽树,几乎不铺草坪。填充公共空间,一般城市的园林式活动场地,它们都拿石子儿说事。状如混泥土用材,机器碎方的那种,半只鸡蛋大小,花岗石料,浅灰色,掺细小黑点的一种最多。谈不上铺天盖地,屋外浅滩,路畔坡地,也可说是随处可见。有些门面地方,我们一般会栽上两株大树拉景,它们这儿,二、三米高、半米见方的铁丝娄子,盛满碗口大的卵石,竖立在门首,跟我们,饭店门口,弄花岗岩罗马柱一样起劲。拉市的石子儿,算不清的文化含量。

 

夜幕下的拉斯维加斯,灯光灿烂。如果不赌,如果淡薄艺术,也就世上一座奢华的城市,到过不到过无所谓。如果赌,也就我在今天清晨,赌厅这一角,所看到的老太太吧。整个大厅,唯她一赌客在,银丝漫顶,一付笃定相。不知道,在赌机面前,这是她老人家的第几个清晨?人生天平,美元与银丝,孰轻孰重,谅必老太太有过惦量。

 

作者:费爱能

 

美国国家旅游局版权所有,未经同意擅自转载,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登陆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