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南部的岩石之旅

新墨西哥州,西南部

 

我这次在新墨西哥州西北部的旅程可谓是 “岩石”主题的——在峡谷中徒步,在悬崖上和石林中拍照,还观赏了岩画。一路上,那些橙色的峡谷壁、红色的岩石台地和带状的山隘,真是让我叹为观止。

 

我站的地方海拔很高,却没敢好好环顾一下周围的沙漠全景。而且,当时我的手冷得不行,万一手冻僵抓不住绳索,从这块灰色巨石上掉下去就糟了。但转念一想,就算真攀不住了也不要紧,我的导游Amanda正牢牢抓住我的绳索呢。

 

 

在蒙特摩尔(Mentmore)攀岩

 

地点:新墨西哥州的盖洛普(Gallup)西部

 

 

我放开双手,从岩壁上荡开,嘴巴对着双手呵气。当我抬头一看,顿时感觉肯定爬不上去了——上方突起的天然岩点实在太小、太稀疏了。

 

“嘿,你爬到哪里了?”我向Amanda喊道,暗暗希望我们的差距不大,这样如果我现在放弃的话,不会显得太丢人。 “我已经在上面照了张自拍了。”她大声地回答我。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只好擦擦双手,抓住了一个仅有四分之一英寸的突起处,万幸它撑住了我的体重,让我可以将一只脚插进一道极小的缝隙之间,以此借力,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朝着下个岩点进发。我在这面悬崖上又攀上了几英寸,就找到一个可以放进三根指头的小洞。这让我有机会深吸一口气,心里默想着“我可以的”,然后继续攀爬。随着我爬得越来越高,寒风的影响也越来越小。

 

 

然后突然之间,我的上身就越过了崖顶。我做到了!我站在台地上,放眼望去。这里是整个新墨西哥州里,我最喜欢的观景点。

 

希普罗克(Shiprock)

 

地点:新墨西哥州的希普罗克西南部

 

 

还没等飞机降落,我就在空中首度欣赏到了这块红色巨岩的奇景。几个小时后,我坐上了Amanda的白色吉普,沿着土路一路颠簸。巨石在我们眼中越来越近,越来越庞大。尤其是午后的阳光倾泻在鲜艳橙色和红色岩石上,那景象令人格外震撼。

 

我们驶上水牛车道(Buffalo Pass)追寻日落美景。尽管路面上有雪覆盖,但这个季节堪称完美。高处的草地上还有鹿在吃草,而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落日的余晖投射到希普罗克上,将红色的岩石染成深紫色。

 

谢伊峡谷(Canyon de Chelly)

 

地点:亚利桑那州的钦利(Chinle)东部

 

 

前往峡谷的路途需要跨越州界,但我们始终都处于横跨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高原地带的纳瓦霍部落(Navajo Nation)范围之内。

 

来到大峡谷的游客必须有一个纳瓦霍导游的陪同,而这些导游的服务也的确物超所值。我们的导游Calvin带着我们穿越树木丛生的峡谷,这里的树叶正在转变为跟石壁一般的橙色。我们不时发出惊呼,常常停下来拍照。在我们忙着的空挡,Calvin讲起了他在孩提时在峡谷内四处探索的奇闻异事。

 

比如,在纳瓦霍文化中,剥皮行者是一种能够变身成动物的人。在远古时期,这可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技能。但随着时代发展,他们发生了异化,今天的剥皮行者已经成为了纳瓦霍传说中最可怕的人物。

 

 

Calvin告诉我们,剥皮行者必须牺牲自己所爱的人才能获得能力。同时,他们也会获得诅咒人的能力,让人患上只有具有神奇力量的“药人”才能治愈的致命疾病。

 

埃尔莫罗国家公园(El Morro National Monument)

 

地点:新墨西哥州拉玛(Ramah)东部

 

几天后,我们前往埃尔莫罗欣赏了几种不同类型的岩石艺术。在刻石(Inscription Rock)上既有来自古代的石刻,也有更近期的作品——外来征服者、圣菲小道(Santa Fe Trail)的开路先锋以及铁路工人,他们都在这里刻上自己的名字。圣菲的创始人Don Juan Onate的签名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

 

 

快步走上埃尔莫罗之后,我们来到一个绝好的观景点:红色和白色相间的石林有如糖果杖的条纹,还在人口不到400人的牧场小镇拉玛(Ramah)看了一圈。

 

我和Amanda在徒步和登山的间歇尽情探索了一番:爬过了查科(Chaco)遗址、品尝了绿色的智利芝士汉堡和纳瓦霍玉米饼、在跳蚤市场上以货易货……

 

但整个旅途中,都有悬崖、峡谷、台地和山地相伴。具有冒险精神的你,一定不要错过这里。

 

 

撰文:Jenna Vandenberg

 

美国国家旅游局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登陆注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