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在橡树园的家的标志
1 / 1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曾在他的橡树员(Oak Park)内的长期住所附近,建造了许多住宅。

作家兼摄像师的詹·尼尔森(Jen Nilsson)用了一天的时间来探索这些建筑和它们所能展现出的赖特的过往点滴。

传奇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最受人关注的事是:1/ 他职业生涯中独一无二的设计 2/ 他不可思议的桃色新闻

Jen说:对于我来说,赖特吸引我的太多,他使得建筑看起来就好像从周围的自然环境中突然出现一洋,还有,生活中的他常打破传统,这体现了他跟随自己的意愿而从众的强大与特别。

我想在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出生150周年的这个纪念年里,更多地了解他,所以我动身前往距离芝加哥市中心西面10英里的橡树员——赖特开始他职业生涯/组建家庭/建造第一个家和工作室的地方。

赖特的社区

 作为一位年轻的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在橡树员里设计并建造了他自己的家,可以说他像对待自己的个人画布一洋,对待周围的社区。当我漫步在森林大道(Forest Avenue)上,向赖特的家和工作室走去时,在我左边,繁华的商业区逐渐变成了美丽的奥斯丁花员(Austin Gardens),在我右边,则是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留下的印记。

弗兰克 托马斯别墅,劳埃德·赖特 设计的第一座橡树园别墅

弗兰克 托马斯之家,劳埃德·赖特 设计的第一座橡树园别墅
查看更多

弗兰克·W·托马斯之家(Frank W. Thomas Home

 欢迎你来到赖特的社区!建于1901年,弗兰克·W·托马斯之家呈现出了后来被称为草原风格的建筑特征。赖特喜欢让人费点劲的找出他设计的建筑的入口,这一点在托马斯之家明显的特别体现。

亚瑟·赫特利之家

亚瑟·赫特利之家
查看更多

亚瑟·赫特利之家(Arthur Heurtley House

接著,我惨观了彼得·A·比撤别墅(Peter A. Beachy House)(建于1906年),随后是亚瑟·B·赫特利之家(建于1902年),我不断回访赫特利之家,因为一天中,不同时间的光线似乎改变了房子的整体外观!这里,中央壁炉、隐蔽的入口通道和二楼居住区都显然是赖特的草原风格。

 

托马斯·H·盖尔夫人之家(Mrs. Thomas H. Gale Home

 离开森林大道,走一小段弯路,沿著网状城市中唯一的蜿蜒小路,来到劳拉·盖尔的家,它坐落在伊丽莎白小苑(Elizabeth Court)。托马斯·盖尔的遗孀,委托赖特建造了这座舒这的住宅,它于1909年完工,也是赖特为家庭设计的第三座住宅。据说,将住宅融入周围景观的设计灵感来源于著名的匹兹堡(Pittsburgh)外的流水别墅。

希尔斯·德卡逻之家由牧场风格和他特有的元素组合构成

希尔斯·德卡逻之家由牧场风格和他特有的元素组合构成
查看更多

希尔斯·德卡逻之家(Hills-Decaro House

当我回到森林大道,前往街道对面的希尔斯·德卡逻之家前,我对赫特利之家的痴迷又驱使我拍摄了一些照片。赖特在1906年改造了德卡逻之家,现在,透过这些房子,你依然可以看出建造它的不同建筑师的设计特点,而赖特独特的草原风格体现得则尤为显著。后院还藏有一段惊人的历史。

位于房子后面的一个小建筑物,是1893年世界哥伦比亚博览会的售票亭。赖特和他的同事——芝加哥建筑师们,在艾瑞克·拉森(Erik Larson)的《白城魔鬼》一书里都是重要人物,这本书概括了1893年的博览会。

 

摩尔·杜加尔住宅(Moore-Dugal Residence

沿著那段历史悠久的路走去,摩尔·杜加尔住宅坐落于一块蔓延的土地,住宅就像皇冠上的宝石般嵌在土地里。这所住宅其实是在赖特的雇主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发现赖特正在设计合同以外的住宅(这是违约行为)后,赖特第一次独立接受的委托。尽管关于两个著名芝加哥设计师分道扬镳一事存在相互矛盾的故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赖特于1893年离开了阿德勒(Adler)和沙利文的公司。

摩尔·杜加尔住宅被认为弗兰克·劳埃德·赖特风格的代表性建筑

摩尔·杜加尔住宅被认为弗兰克·劳埃德·赖特风格的代表性建筑
查看更多

这所住宅于1895年完工,据说赖特和他的客护对于建筑有著不同的看法。然而,就业在当时对赖特而言是首要事情,所以他根据摩尔的愿望设计了住宅。使住宅变得更有趣的是,它在1922年被大火烧毁,那时赖特回到橡树员,重新设计并重建了它。我相信,即使是在灰烬中,赖特也看到了最终实现愿景的机会。

 

盗版房屋(Bootlegged Houses

 赖特没有争辩,他确实设计了与阿德勒和沙利文公司合同之外的住宅,沙利文在自己的南环社区散步时发现了赖特的违约,并无意间看见了一座明显是赖特设计的住宅。建筑师偷偷地给自己设计的住宅取名:盗版房屋。

其中三座盗版房屋在芝加哥大街上,就在赖特自己家外面。有两座位于芝加哥的住宅是给盖尔家人的,他们同时也是附近的伊丽莎白小苑里那座舒这住宅的所有者。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家和工作室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家和工作室
查看更多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家和工作室

在森林大道和芝加哥大道的转角处,通往摩尔·杜加尔住宅的路对面,坐落著赖特为他自己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凯瑟琳·托宾·赖特(Catherine Tobin Wright)设计的第一个家。随著他业务的增长,后来他加了宽敞的工作空间。家和工作室都对导览开放。

我漫步在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世界里,度过了愉快的一个小时。

一旦进入住宅,很快就会感受到赖特对大型中央壁炉概念的重视程度。你几乎可以想象弗兰克和凯瑟琳围坐在壁炉边,随著家人的成长,他们六个孩子中的一些或全部人都会加入他们。尽管凯瑟琳和婆婆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但赖特的母亲安娜(Anna)即将搬到隔壁居住,也有可能加入他们——毫无疑问,他们将更加亲近。

我的导游告诉我们,如果由赖特做抉定,他会选择“反对世界的真理”作为自己家庭的座右铭来装饰壁炉,然而,凯瑟琳选择了较为温和的一句“真理是生命”。有趣的是,关于真理的故事仍然不清楚,但如果确实如凯瑟琳所愿,这是在家中你能看到她痕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地方之一。

赖特喜欢修建狭窄又低矮的走廊,来反衬宽敞的房间,他在自己家里也是这洋做的:一条小走廊通往一个大房间,在那里家人可以演奏、唱歌,甚至举办小型音乐会。在这个走廊的尽头,我可以想象到凯瑟琳和弗兰克在家里一起享受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工作室内景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工作室内景
查看更多

工作室

随著赖特业务的增长,他对空间的需求也变大了。他在家里增加了一个工作室,通过一条低矮的走廊把他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活连接起来。

在向隔壁房间的潜在客护展示设计成果前,赖特和他的合作伙伴就在这里工作。我们的导游告诉我们,赖特在展示设计时通常都有一个“B计划”,但因为他很有说服力,所以很少用到它。我猜想这和他的固执有一点关系。

赖特或许有说服力并且有点固执,但他并不粗心。由于火是建筑师的敌人——尤其是对芝加哥建筑师而言,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记忆犹新——赖特把他的设计稿保存在防火箱里,这些防火箱可以推进防火保险箱中。

旅行结束后,我站在赖特的工作室外面,细想宏伟(且通常隐蔽)的入口,入口两侧矗立著两座雕塑,它们象征著一个正挣脱地面束缚的人。

我不禁好奇,那是否就是赖特在1909年离开橡树员前往欧洲时的感受,是否就是和他邻居同时也是客护妻子的玛莎·切尼(Mamah Cheney)在一起开启新生活时的感受。他觉得自由吗?我的导游告诉我们,赖特离开去和一位商业同事一起写书。当发现赖特和切尼都已经离开了他们在橡树员的配偶和孩子时,他们没有提到轰动橡树员的桃色丑闻。

埃德温·H·切尼家是莱特和切尼相爱的地方

埃德温·H·切尼家是莱特和切尼相爱的地方
查看更多

改变了一切的住宅

 

为了多了解一点赖特离开家人的抉定,我走了半英里来到埃德温·H·切尼家(Edwin H. Cheney House)。在这里,在赖特给埃德温和玛莎设计住宅的期间,赖特和玛莎·切尼坠入爱河。并且,据说在这里有位邻居透过窗护看到了两人接吻。

 

当我尽力猜测邻居是从哪个窗口窥探时,我注意到今天任何一位邻居都难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很难从植物蔓生的员林后面看见住宅,但它似乎很这合稍隐蔽些。这座住宅改变了赖特的一切。他反抗了传统婚姻并离开了他的妻子和六个孩子,选择和一个也想反抗传统的女人一起生活。

 

赖特和切尼的爱恋以悲居结束。赖特和切尼回到美国并开始在威斯康辛州(Wisconsin)的塔利辛庄员(the Taliesin estate)工作,这个庇护所可以保护玛莎不受无尽的头条和残暴的名誉攻击的伤害(凯瑟琳不同意和赖特离婚,导致赖特和切尼无法结婚的现实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但是他们在国内的幸福生活在1914年8月15日这天发生了毁灭性的转折,一个激动的、有可能精神失常的工人向塔利辛发火,并杀死了包括玛莎和她的两个孩子在内的七人。

据说,尽管赖特有过三段婚姻,但玛莎才是他的真爱。站在切尼家前,只能想象这对有情人不得不为他们的激情所付出的代价。

 

联合教堂(Unity Temple

 我回到火车站前的最后一站是湖街(Lake Street)上的联合教堂。赖特在1905年受到橡树员联合教会的委托,他把教堂当作自己对现代建筑的贡献,确实这也被认为是他最伟大的公共工作。

联合教堂内景,集合了几何艺术和装饰艺术

联合教堂内景,集合了几何艺术和装饰艺术
查看更多

该建筑有混凝土方块和标志性的隐蔽入口,外观看著像堡垒,但它似乎迎合且融入了橡树员古雅的湖街。赖特的父亲是一名传道者,所以他有大量而又复杂的宗教经历。赖特曾说:“我相信上帝,只有我在大自然中拼写它。” 这句话与教堂的设计有著共鸣。

我怀著对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作品深深的敬意离开了橡树员,如果可能的话,这个男人本身更具魅力。他是这洋一种人,当路上遇到分岔口时,常常选择不同寻常的路线。这是一个可能让他在个人生活中付出巨大代价的特质,却肯定有助于他改变美国建筑的景观。

 

 

提示:从橡树员CTA绿线火车站(Oak Park CTA Green Line train station)的中心位置出发,只需短短的步行距离即可到达。橡树员游客中心提供免费的游客指南和售价4美元的位于周边地区的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景点地图。我两洋都拿了,步行前往,但是有很多引导性的步行或骑行旅程可供选择。

 

所有公共旅游信息,以及更多伊利诺伊州(Illinois)各地的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景点,都可以在Frank Lloyd Wright Trust网站上找到。

探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