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伊利诺伊州州府大楼前黄昏下的喷泉
1 / 1

作为一个真正的城市居民和傲娇的芝加哥人,我没有私家车。

有时,没有车加上一般不爱自驾,让我感觉有点被困在这个城市之中。然而,四通八达的Amtrak让我没有任何借口不登上一列火车去探索伊利诺斯州的一切美景。

正因如此,我在某一个周六追随了另一位也没有私家车的伊利诺伊州人的脚步,他就是:亚伯拉罕·林肯总统。 

装扮成林肯样子的人在旧州政府大楼门前

装扮成林肯样子的人在旧州政府大楼门前
查看更多

林肯服务号

Amtrak林肯服务号将我从芝加哥市区的联合车站一路带到了林肯的故乡斯普林菲尔德,途中只花了三个小时。在亚伯拉罕林肯总统酒店扔下行囊之后,我步行前往Obed & Isaac’s人气十足的啤酒花园,准备为我在斯普林菲尔德的观光一日游补足能量。

在那里,我品尝了马蹄形三明治——一款美味的外馅三明治,包括一块汉堡肉饼、炸薯条和芝士酱,这些全都堆叠在厚厚的面包片上。这款纯正的斯普林菲尔德三明治让我的旅行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在就着一杯微酿啤酒干掉这个三明治之后,我返回酒店一夜好眠,准备好迎接第二天的行程。  

早餐接受历史的洗礼

次日早晨,我已经准备好探寻这个城市的历史足迹。 

换作是往常,我会一成不变地在星巴克点上一杯卡布奇诺,再前往当地人聚集的Café Andiamo来一份蓝莓煎饼。然而这次,我选择临窗而立眺望街对面的林肯赫恩登律师事务所。畅想着,正是在这里林肯和他的律师合伙人们为他们在路对面的伊利诺斯州最高法院辩护的数百起案件做准备。  

也有传闻说,反对“家长专制”的林肯让他的儿子威利和泰德在事务所里到处跑,此事很可能引发了林肯和他的律师合伙人威廉·赫恩登(后来担任斯普林菲尔德市市长)之间的一些争论。   

林肯斯普林菲尔德故居外观

林肯斯普林菲尔德故居外观
查看更多

林肯故居

有关林肯在斯普林菲尔德的任何故事都必须从他和玛丽·托德·林肯共同生活了17年的家说起——这里现已成为一处国家历史遗址。我从林肯律师事务所步行穿过四个街区,便抵达了这栋位于第八街与杰克逊大街拐角处的乡村小屋,我不由地遐想不知林肯本人曾经在这条路上走过多少回。  

我的林肯故居之旅的导游Ranger Lana告诉我,林肯经常将回家路上的流浪猫带回去。在参观这座希腊复兴式故居(看上去与1860年时房屋的相似度约达85%)的过程中,我们聆听她细数许多这样的事迹。  

穿过狭窄的走廊,我无比惊讶地得知,就在这十来个房间里林肯层接待过数百人。看着大部分古香古色的家具,我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传言说身高6英尺4英寸的林肯花大把的时间坐在地板上和他的孩子们玩耍嬉戏。  

在故居的楼上,我们了解到多则趣闻轶事,例如供“女仆”——这是对富人家庭经常雇佣来专心打理家务的女性的旧称——睡觉的地方。在林肯居住于此的17年时间里,家中先后雇佣了16个女仆,她们周薪约150美元并享受免费食宿。此外,孩子们的房间我也很喜欢,床脚处放着满满一篮大理石。据说这些大理石埋在后院的泥土中,很可能是林肯淘气的儿子们所为吧。  

温斯顿在旧首都礼品店打盹

温斯顿在旧首都礼品店打盹
查看更多

探访邻近地区

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来到了老州议会大厦,就在这个地方林肯曾辩护过伊利诺斯州最高法院的许多案件,他还在伊利诺斯州众议院任职八年。为了充分认识老州议会大厦,你有必要前往现在的伊利诺伊州议会大厦——那是一栋美丽的摩天大楼,从几乎每一条斯普林菲尔德街道上都看得见它。  

回到林肯赫恩登律师事务所附近,空气中弥漫着Del’s Popcorn Shop令人愉悦的香味立即吸引了我,据说Sadie Davis最爱这里的爆米花和冰激凌达16年之久。当我到达那里时,我走进了第六街的Studio,这里在举行本地艺术家合作展,所售商品的收益完全归艺术家所有;我在Old Capitol Goods买了一张明信片,一只名叫Winston的狗正在老州议会大厦广场开庭审理呢。  

旧州政府大楼内的代表大厅

旧州政府大楼内的代表大厅
查看更多

老州议会大厦历史遗迹 

在林肯时代的斯普林菲尔德,这个城市的中心是第六街和亚当斯大街。就是在这栋老州议会大厦,林肯发表了名为“裂开的房子”的著名演讲;他的遗体在前往最后的安息地橡树岭公墓的之前也被接回了这里。   

重建后的州议会大厦提供各种组团旅游,而我有幸在超级志愿者Francie Staggs的带领下完成了一次即兴的、非正式的游览。Francie简直就是一本活的百科全书,他能历数这片土地上所有建筑物及事迹。  

Francie带我参观了林肯在众议院时曾坐过的座位,以及追悼会上他的遗体所摆放的位置。她指出,墙上挂钟的时间定格在7:22,正是这位伟大的总统辞世的确切时间。

叙述林肯坐在炉火旁看书

叙述林肯坐在炉火旁看书
查看更多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图书馆及博物馆  

我的下一站是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图书馆及博物馆,那里距离老州议会大厦只有两个街区。虽然这个地方林肯没有亲自走过,但你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他的一生,体验一下他穿着巨大的鞋子走路是什么感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展示林肯家族白宫时代的展品简直是一种听觉上的折磨,房间的四周爆发出刺耳的纷争之声,其中不乏对林肯的诸多抨击之辞。在这样一种嘈杂的环境中,我很难想象林肯本人是如何做到发出明确的指示、采取果断的行动的。  

战争馆采用一种触动人心底的方式讲述内战期间日常男女的生活点滴,还有迷人的“幽灵图书馆”通过逼真到令人信服的全息图剖析如何保护历史文物,让繁琐的归档过程也变得充满乐趣。  

在博物馆中,我个人特别关注的亮点是揭秘林肯当总统前生平的展品,因为透过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不难理解林肯看待世界的方式。穿过一栋小木屋——这是林肯出生地肯塔基州小屋的翻版——即可进入一条长廊,一路见证他作为一个男孩、一个丈夫并最终成为一名父亲,并以律师和政治家的身份创造历史的传奇人生。  

爱德华历史遗址外观

爱德华历史遗址外观
查看更多

Edwards Place历史遗址 

据说1837年抵达斯普林菲尔德的林肯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律师,当时他的全部家当就在两个马鞍包中。从博物馆前往下一站Benjamin and Helen Edwards历史遗址走出半英里的途中,我突发奇想:不知林肯当初是否觉得孤独过?  

提到这一点,林肯的社会和政治地位的提升终究离不开玛丽·托德,她晚林肯两年来到了斯普林菲尔德。玛丽有着显赫的背景,所以这对夫妇花很多时间流连于爱德华家族在他们装饰豪华的家中举办的各种派对,在林肯夫妇恋爱期间这里是斯普林菲尔德的社交中心。  

我在导游的陪同下参观了修葺一新的故居,也了解了社交场景是什么样子的,并更加深入地了解一些关于玛丽的情况,她的姐姐伊丽莎白·托德嫁入了爱德华家族。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求婚沙发”,当年亚伯拉罕和玛丽就是坐在上面(虽然沙发当时在另一个家中)聆听着他们婚礼的钢琴曲。  

林肯墓,传说摸到林肯鼻子会很幸运

林肯墓,传说摸到林肯鼻子会很幸运
查看更多

林肯墓  

作为旅程的最后一站,我去了橡树岭墓地,这是亚伯拉罕·林肯最后的安息之地。从Edwards Place前往林肯墓的一英里路程中,我穿过了一个可爱的街区,名叫林肯公园。 

抵达墓园时,我静坐下来瞻仰伟人,一边看着纷纷摸着林肯雕像的鼻子以求好运的人们。  

世人仍对林肯时期的美国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在林肯于1865年4月15日去世时具体说过什么话存有疑问。但是,墓碑上的刻字恰当地歌颂了这位伟人在短暂的一生中所取得的丰功伟绩:“一切就归于青史吧。”  

在追随林肯足迹一整天之后,我不想再走路了——至少也得借助于便捷的现代交通工具吧。我招了一辆Uber车、收拾行李,搭乘下午4:56的Amtrak火车回到了芝加哥。  

 

小贴士:在整个斯普林菲尔德,“寻找林肯”的标牌上都写着林肯家族的故事。沿途你可以驻足细读。  

小贴士:如果时间宽裕,你可以在参观林肯故居和议会大厦前拜访一下Dana-Thomas House。这个由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亲手设计的故居值得你绕道前往。  

小贴士:如果赶时间,你可以去ALPLM咖啡厅来一份美味的外带午餐。 

小贴士:从ALPLM一路步行前往Edwards Place途中,你可以看到古老的联合车站。虽然废弃不用,但修整过后的它看起来就如同伊利诺斯中央铁路在1898年开通时的样子。  

小贴士:从Edwards Place前往林肯墓时,你可以闲适地漫步一公里,但也可以招一辆Uber。  

探索更多